第150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,临近放学,马上就陆陆续续的有车开过来,很快就将幼儿园的大门口塞的满满的,远远的林昆看到了李春生辆白色的霸道,这小子也看到了他,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来,呲牙笑道:“师傅,你在啊!”

被打的小弟满脸委屈不敢吭声,另一个小弟刚要说点什么,见这阵仗只好强行把话咽了回去,于亮一脸怒不可遏的表情,指着站着的两个小弟,以及地上躺的那六个还在痛吟的小弟就骂道:“一群没用的东西,老子天天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们,紧要关头还比不上一堆萝卜白菜!”

最近这段时间,冯佳慧的父母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,只好给冯佳慧打电话,劝说她希望她能回家从了那无赖……冯佳慧明白父母的苦衷,她也不愿意全家都因为她而受牵连,尤其从小就刻苦学习的弟弟,不想弟弟的前途断送在她这个亲姐姐的手里,但作为一个花季的女人,又有谁愿意嫁给那样一个无恶不作的无赖,那无异于在自己的人生上戳出一个血淋淋的大洞……她也实在是没办法了,所以就求助向了林昆……

此时,岸上负责人工湖的人员远远的望着,那腥红的血液在湖面上蔓延开来,在阳光的照射下异常的刺眼,这些个负责人心的底顿时一片冰凉,还是有人遇难了,他们这一下的责任大了,整个黑山镇风景旅游区的责任也大了。

沈城警察局的体制是多层管理的,首先是城区警察局,城区警察局下面又分辖区警察局,辖区警察局下面又分小的区域的派出所,丁队长所在派出所,明面上说是辖区警察局的,实际上只是其中最底层的单位。

这小弟脖子一仰,很威风凛凛的道:“怎么不敢,在这磨盘镇的地界上,我们的亮哥就是天王老子,他想要弄死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?”

王宝乐额头青筋鼓起,整个人颤抖,如同要癫狂,好似要将目中的悲愤,全部宣泄出去。

“没有什么?”韩心俏皮的笑道。“没有那么大呀!”林昆笑着道,说完的时候,眼神无意间就落在了韩心那鼓鼓的小胸脯上,韩心本来就迎着林昆的目光,俏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。

“余书记……”许大头脸上一副谄媚的表情。“嗯,来了啊,小许。”余宗华礼貌的回道,脸上的表情和话说的都很客气,却没有让许大头坐下的意思,这意思很明显,老子不待见你,可你又说不出来个啥来,毕竟我对你还算客气的,你就在心里烧高香吧。

我点点头,却注意到在树干断裂的部分散落着一些细小的黑色石头,旁边猎户都没看见,我悄悄伏下身子将这些黑色石头给捡了起来。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了,这个怪物一定不是伥鬼,也不是老虎。这片林子里确确实实有神秘的存在,先回村子吧,我们一会儿……

“爸爸,你说的不对。”澄澄打开车门,坐进了车里,一本正经的冲林昆道:“妈妈的车和爸爸的车是不一样的酷,还是爸爸的车更男人一些!”

林昆还是不为所动,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地上摆着的加重筹码,那些筹码加在一起应该有500公斤,也就是1000斤的重量,真不信他能举起来!

五十万都不行,还谈个毛啊!打死林昆也不信,堂堂国家大内的国安局,会开不起一个年薪五十万的工资,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他保护章小雅完全是看在章老爷子的面子上,别说人家国安局还给他工资,即便是分文不给,出于仁义道德上来讲,他也会暗中保护章小雅的。

“等等!”蒋叶丽就要向林昆的怀里坐过来,林昆突然抻着嗓门大喊一声,把蒋叶丽吓了一跳,眉头轻轻的一颤抖,一副不解的表情看着林昆。

徐广元马上苦笑起来:“林哥,我就是跟谁做手脚,也不敢在你这做手脚啊,我要是跟你做了手脚,那以后天楚集团的业务还不得飞了啊!林哥,你也是明白人,这车上我额外给你加了不少的装置呢,这些可都是我自己掏的腰包,兄弟我不为别的,就为你能在楚董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。”

林昆的脑门顿时嗡的一声就大了,这小子之前就要拜他为师,被他果断的拒绝了,现在都被人打成这副德行了,还惦记着拜师这事儿呢!

“无聊。”林昆自顾的笑着说道:“你这一晚上都绷着个脸,咱们就打赌我能不能把这些加重筹码都给举起来,要是举起来的话,你就冲我们爷俩笑一个,要是举不起来,那我就……我就听你的,你让我干什么都行。”

麻将桌上铛的一声响,那位坐在主座上意气风发的老者,捡起了对门老者打出的幺鸡,一把将牌面推倒,哈哈笑道:“好不容易的一个十三幺,等的就是老柴头你的这一只小鸡。”

“章小姐,你好!我是销售总经理周瑾。”周瑾之前跟章小雅素未谋面,之所以一眼就认出了章小雅,是因为她认出了章小雅身上的衣服是某大牌今年的最新款,脖子上挂着的那个不起眼的小挂坠更是价格不菲。

却听尤五娘又唠叨:“收租的事儿啊,还是交给甘二吧,你就好好和佃农们相处,防着点这些佃农,看有没有暗中对主君不满背后说大逆不道的话的就行了!”

再说刚才,要不是林昆身手了得的变态,自己的身上恐怕已经被他们用刀子戳穿了无数个血洞,自己要是没反抗,肯定还会被他们这群混蛋玷污了身子,这群丧心病狂、狡诈阴险的混蛋今天能这样对自己,明天就能这样对别人,上天赋予了他们生存的权力,他们却用来祸害别人!

小史脸颊微微羞红,含羞却又似放荡的冲董海涛微微一笑,所有的暧昧都在眼神里了。

李春生赶紧道:“别别别,师傅,你可是我通向理想的里程碑、照明灯,没有你我的人生就不完整,没有你我活的就没有意义……师傅你必须收我!”

此时,在汽车城的某个角落,曲晴晴和沈涛满脸羞愤的坐在车里,曲晴晴刚劈头盖脸的埋怨完沈涛,愤愤的沉静了一会儿后,咬牙发狠的道:“章小雅,你有钱有什么不了不起的,我一定要你好看的,一定!”

在房间门口的两侧,立着两个金字塔形的大鞋柜,上面整齐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鞋子,灯光的照耀下,每一款鞋子都是光芒璀璨,令人炫目。

林昆哂笑着骂道:“光向我道歉有个屁用,刚才你打谁的主意来着?”边说,林昆脚上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,为首的小青年马上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踩的裂了,赶紧哭声的哀求道:“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……”

“嗯,珍妮说听那小子说,他姐在中港市的海边开了家餐厅,他在那儿当总经理。中港市可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,能在海边开的起饭店,绝对不是一般的家庭。”

林昆闭着眼睛,笑着说:“什么问题?”冯佳明略微犹豫了一下,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我姐?”林昆半开玩笑的道:“当然喜欢了,漂亮的女人谁不喜欢,何况你姐还不是一般的漂亮。”

一时之间,大殿外一片静寂,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王宝乐身上,看着他昂首挺胸的走来,那一身红色的特招学袍,这一刻似乎格外的显眼。

虽主体还是以联邦为主,可联邦下还是形成了四方大势力,依附他们的小势力也有不少,若没有灵元纪初期爆发的那一场凶兽之战,或许联邦早就解体。

这男的抬眼上下打量林昆,仍然怒气汹汹的道:“靠,你特么的谁啊!”林昆嘴角淡淡一笑,压住火气,道:“我是楚澄的爸爸。”

这种功法,在如今的联邦有人提出过类似的概念,可却无人能做到,只存在于想象中,但如今……在王宝乐的面前,这一篇太虚噬气诀,完美的解决了一切。

林昆心里无奈的笑着摇头,只好转过身对韩心道:“韩导游,真不好意思啊。”